アンダーテイカー

黑执事文葬,不拆不逆。

在动笔食用范无救X谢必安的边缘展翅。
在写长篇的边缘展翅。
在开学前最后一更的边缘大鹏展翅。

日常吸奈布
我知道你们看不出来那是刺客披风
一堆bug,无视,无视。
(嘿快醒醒你是个文手)

【CP】#黑执事小段子#(214) 

许久不见的小火柴开始努力融化这个冰川了。


英格兰,凡多姆海恩宅邸。
那里滋生出秘密。
也负责销毁秘密。 
女王之犬,凡多姆海恩伯爵世家。


“求求您......原谅我.......求您了......这只是一时冲动......”面容姣好的女人颤抖着跪在锈迹斑斑的地下室,宛如一只折断了翅膀的孔雀——与野鸡无异的卑微。眼前年轻的伯爵儒雅轻笑,像是安抚性地轻抚那女人的头顶,女人或是觉得这人动作意味着她凭着自己落魄的美貌使她仍有一线生机,是拼命地昂起自己全是淤青的脸迎合着伯爵的动作。
实际上,看那架势,若不是身后冰冷的手枪提醒着女人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她一定会扑上去抱着伯爵的腿哭诉祈求。
“嘛,Amelia,借着自己近乎与平民无异的贵族身份混入皇宫盗取文件向法国出售,以此获得钱财和微不足道的一些庇护,落实通敌叛国的罪名。”
年轻的伯爵微微挑眉,对女人的哀求不为动容。
他的笑容不加修饰,明媚众生,但在这带有血腥的地下室中,却也不免沾染上些戾气。
“总共七组。”
“不过,女王殿下原谅你了,Amelia。”伯爵轻笑着拍了拍手。
空洞的枪声在地下室外的长廊中回响。
“Good night,Amelia。”


当伯爵再次呼吸到伦敦从未纯净过的空气时,钟塔的第十二声钟声正好落下尾音。
小巷中的阴影不安涌动,这是一日的起始,也是一日的终结。浓厚的雾气笼罩着伦敦,安抚着睡入其中的人,同样也为英明的罪犯们提供了无与伦比的天然屏障。 
“Mr.Tanaka,”文森特擦了擦自己手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线人,以及其犯罪网,查清楚了吗。”
“还剩一位,不过按照已知情报来看,他是那边的高官,我们暂时还无法获取他的任何情报。至于其他人,都已经收入网中了。”
文森特微微仰头,似乎在探寻那浓雾后的绚烂星辰。
片刻,他别头,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的管家。
“我真应该庆幸他那边全天营业。”
“The old man has gone.”


几乎破败的巷子的尽头,一家葬仪社安然的躲避在都市之中。一抹黑色在门前停留片刻,随即消失在那裂开的门缝中。
“葬哟,我进来了哦。”木质地板在伯爵的踩踏下不断发出令人不悦的响声,宛若死亡领域上属于乌鸦的叫唤。
生者不属于这里,并未完全逝去的亡者会对他们存在肉体中的灵魂产生妒恨。
角落里,一口厚重的棺材发出比那该死的地板更让人不快的响声,其中的死神缓缓直起身子,像是老旧的机械再度运转一般不自然地歪了歪头,随即发出一连串阴阳怪气的笑声。
看来发条运转上了。伯爵有些好笑地想着。
“嘻嘻嘻.......伯爵君.......好久不见.......”葬仪人灵巧地在棺材里伸了个懒腰,阴幽的碧瞳在黑暗中尤为显眼。
文森特倒是并不在意葬仪店内似乎从未打扫过的环境,随意地坐在了葬仪屋睡的棺材前的棺盖上。 
“你知道我的来意的,葬。”
“嘻嘻嘻.....那伯爵君也应该知道准备作为交换筹码的——小生的‘极乐’吧~” 葬仪屋趴在棺材边上,对着伯爵掩不住的笑意。
文森特故作惊讶地张了张嘴,两人相视一眼后,不自觉笑出了声。
“嘛,葬,除了笑话,或许你应该再收些别的费用。”
“哦呀呀?比如说——伯爵君完整的尸体?”
“这倒是不错的筹码,能否换取我这次的情报呢?”
葬仪屋摩挲着自己的下唇,似乎在很认真的考虑这事,对于这种幼稚的行为,文森特也只是在报以耐心的微笑等待着人的决定。
过来片刻,文森特终是妥协般地耸了耸肩:“葬,我完整的尸体就算送你吧,至于笑话——”
“........嘻嘻嘻,伯爵君既然都送给小生如此贵重的礼物了,小生也必须要礼尚往来呐~”葬仪屋阴沉的笑声打断了文森特的话语,他从棺材里跳出来,蹦蹦哒哒地从另一口棺材中取出了一本笔记本——并从其中撕下了一页。

“伯爵君想要的情报——”
这倒是挺顺利的,如果忽略某人将那张纸折成了纸飞机的话。
“伯爵君也要记得伯爵君送给小生的礼物哦~”
“当然,我亲爱的死神。”
.......
“呐,伯爵君的礼物,失约了哦。”
葬仪屋在那该死的火场中如是说到。
.......
“如果化为灰烬的话,那就像你们的父亲一样,不能再复活了不是吗?”
“我已经不能再忍受,再失去凡多姆海恩家的任何一人了。”


小生可是很讨厌失约的家伙啊。
亲爱的伯爵君。


我是不是……该更新了。

文葬还欠着两个梗……
隐弗同居三十题还有二十八题……
我错了。

草率的党费……

我知道你们看不出来那个面具是杰克的……

(大概就是杰克放小奈布逃出庄园违反了庄园主的规则被惩罚的故事……?)

(快醒醒你真的是个文手别画画了)

[cp]#黑执事小段子#(213)
又名北极圈里出现了一根小火柴
又名烂透了的赌约梗

  白罂粟在海风中摇摆。
“嘻嘻~伯爵君倒是很有闲逸呢~不过工作时间盯着这种花,女王殿下可是会伤心的哦~”黑袍死神倚坐在窗台边缘,银发在海风中被吹散开,肆意地绽开。
  长及盖眼的刘海此时正被风掀起,隐隐露出的碧瞳在黑夜中闪烁着幽光。
  足矣令人自惭。
  “是吗?”文森特站在窗台前,微笑地迎上那双似波斯猫般灵动狡猾的碧瞳,“我倒认为,将葬带过来,陛下才会伤心呢。”
  “小生可是接受了某位执事的委托哦~”葬仪屋咯咯地掩笑。
  “是,我的死神大人。”
  “呐呐~伯爵君~该去工作了哦~别忘了——那个赌约——”
  “当然。”
  限时10:00

  那位伯爵进入赌场。
  那位死神涌入黑暗。
  午夜的钟声开始倒计时。

  冰冷的驾驶舱内,文森特将一柄空弹夹倒在大副尚还温热的身体上。
  “会污染海洋哦。”伯爵站在舱门前温雅地看了一眼放置救生船的船舱里闪过的一抹银色。
  限时5:31

  “放走那么多完美的身体可真是可惜呐~”
  葬仪屋穿过燃烧着的甲板,笑盈盈地用镰刀将舱门带上,为赌场里的那些尚在进行生命最后的娱乐的官达贵族们送葬。
  银影被黑夜吞噬。
  限时4:23

这里是被金钱繁华所掩盖的丑陋的欲望之地。
进入这里的人犹如潮水猛兽。

那位死神举起镰刀。
那位伯爵更换弹夹。

Make hay while the sun shines.
这里是属于他们的猎场。

  文森特站在英国女王派遣而来的轮船的船头甲板上,微笑着注视那金碧辉煌的轮船。
  “伯爵大人,该离开了。连锁炸药还有十三分钟引爆,我们需要退到安全的领域。”
  “嘛,”文森特儒雅地对船长笑了笑,“还有一分钟,十二分钟的撤离时间是足够的。”
  限时0:58
 
  船长无奈地叹息,只能站在女王的爱犬身后静默凝视等待。
  “来了。”伯爵脸上的笑容未曾减退半分,“船长,可以走了。”
  限时0:37

  一团黑袍从赌场甲板上一跃而下,似不曾担心落入海中,或摔上船身。
  “有人逃出来了?!”
  “不会。”

  那位伯爵伸出双手。
  将那位死神拥入怀中。
  “葬,我赢了哦。”
  “伯爵君的任务明明比小生的要轻松呢~”
  文森特脸上所带的温柔似可把人融化,他将折下的白罂粟放在死神大人的胸口的衣领上,任其与他一起,妖艳绽放。
  “嘻嘻~这种简单的任务其实是不需要小生的吧~那么~伯爵让小生出来是何意呢~”
 
  静默许久,爆破声在远方响起。
  “抬头,葬。”

  眼中尽是如怀中死神的眸子一般美丽的繁星。

假装这是圣诞贺图……文森特的还在努力的肝……如果明天能肝完的话……
画技似渣。

赶上前二十了【鼓掌】来来来点梗了点梗了【虽然还有两篇文没写完】无所畏惧

[cp]#黑执事小段子#(112)
【写到后面放飞自我系列】

  “Under Taker,出来。”夏尔•凡多姆海恩独自一人踏入布满灰尘蛛丝的葬仪店,如那冒然闯入死地的夜莺。
  这里不应该有如此美丽的东西,死亡的领域里本应只有黑色的鸦群在此徘徊。
  吱——呀——
  一个倚靠墙壁而放,似乎已经尘封许久的棺材缓缓打开,一团死神冲了出来。
  “哦呀~执事君没有来么?”前任死神大人用宽长的袖子捂住半张脸,咯咯地笑起来。他用修长苍白的手指轻戳夏尔那还略显稚嫩的脸颊,夏尔倒并未反抗,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无奈的叹息。
  “你那么想见他?”夏尔翻了个白眼,“让你失望了,我让他去做别的事情了,而且,我也有一些……问题要单独问你。”
  “嘻嘻……伯爵不怕进入小生的特质棺材里吗?小生可是早就准备好了呢~”
  “我认为这个你不必担心。”夏尔从昵色大衣中拿出一个信封,拍在桌子上,如果说棺材也可以算得上是桌子的话,“女王陛下的邀请函,由女王陛下的执事代陛下下达。……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我警告你不要搞事。”
  葬仪屋掂起那张邀请函,并未多做检查,便收进了衣袖之中,似乎并不担心这封邀请函的真实性。他从一旁的一个打开的棺材之中抱出一小盒骨头饼干,坐到了桌子之上。
  “嘻嘻~这位执事君的动作很快嘛~”葬仪屋叼着块骨头饼干,前后摇晃着自己的双腿,却没有多看夏尔一眼,“伯爵,您说的'需要单独问'的问题打算什么时候问呢?小生可是与人有约哦~”
  那个……你熟悉无比的人。
  夏尔沉默片刻,突然冲上前从葬仪屋的衣领中扯出一小块精巧的镶边黑石。
  黑石的右下角刻上了那个名字。
  ——文森特•凡多姆海恩
 
  “呐,伯爵。”
  “小生还有约哦~”
  “这件事,下次再告诉你吧~”

  凡多姆海恩家城堡。
  “葬,小心点哦,别突然走失了哦。”
  “啊呀~伯爵君可是多虑了呢~小生可是死神哦~”
  “是是是,我的死神大人。”

   码头。
  “伯爵君呐~这种事需要让小生过来吗~”
  “如果你在说走私船的事的话,会有人去处理的。”
  “嘻嘻~那伯爵君带小生过来有什么事吗?”
  “海上有一个蜘蛛般的赌场,而且也有和你的眼眸一样美丽的繁星。”

  皇室
  “呐呐~伯爵君你这样做,女王陛下可是会伤心的哦~”
  “没关系,只是喝杯茶而已。”
  “这可真是吓到小生了啊~”
 
  他曾牵着他走过伦敦。
  他曾带着他看过地狱。
  他们似乎两清却又无以弥补。

  呐,伯爵君。
  小生喜欢甜食,也喜欢你。
  你的记忆,小生都会一片一片捡起。
  我们走过的地方,小生都会回忆。
  放心吧,你所爱的这个世界今天也在旋转。

  小生会在这里等你。

@逸尘子少侠你嚎 谢谢小可爱的梗,一周内到货了哦~